无人生还_

习惯就好。




all叶纯食。

是个手速超几把慢的手残。

心情复杂。

【all叶】不眠(番外.1)

前文戳头像。

吸血鬼paro,是真·番外,不算在正文内,纯粹是为了自己吃糖而写,真End还是那个BE(。

有小周,之后在我会补上小周的戏份的emmmmn……

看到评论的时候有了HE版的梗,所以写出来了。

……不过不是小可爱点的转世重生成为吸血鬼梗就是了(。

有一点点刀,但主要是糖。

ooc有,私设有,扩描写中,全员黑化注意。

#呐,听说,如果你献出自己的灵魂的话,就可以实现任何愿望哟#




【很久很久以前】




……


“我不会丢下你的。”栗色头发的少年身体温暖得像是冬天的炉火——或者比那更温暖,他的眼睛是海蓝色的,倒映着吸血鬼的身影,“我会杀了你的初拥者、会一直一直陪着你的——我会送给你自由。”


……


“在森林的深处,有吸血鬼的城堡?”有一头阳光一样的金发的冒险者笑弯了眼,修长的手指却充满威胁性地握住了腰间的利剑,“我说啊,你告诉我这个故事,对你有什么好处吗?本剑圣可不是好惹的哦!”


……


“踏过小溪,穿过蔷薇丛,在那深处是吸血鬼的城堡……”年轻的药师取下戴在脸上的鸟嘴面具,他淡淡地扫了一眼过来,眼中暗光闪过,“正好我下一个的目的地就是那附近,等瘟疫结束后就去看看吧。”


……


“吸血鬼?想看看。”长相俊美的骑士笑了笑,美好得像是最纯净的圣子,他把目光慢慢往下移,用极轻极轻的声音说,“但是……圣女说,要远离……”


……


“吸血鬼吗?”看起来有些凶巴巴的血猎眉头紧锁,双手紧紧握成拳,在关节上镶嵌了纯银的拳套在阳光的照射反射着光,“啧,把他消灭掉不就行了!”


……


“哎呀?在那里有吸血鬼啊?”病怏怏但是眼中闪着光的游吟诗人笑意盈盈地抬头,钢笔在修长的手指上转了转,最后在笔记本上写下一串漂亮的字体,“多谢您的情报——但是,您是怎么知道我要找吸血鬼的呢?先生?”


……





【很久很久…久到连叶修都记不清了的以后】




叶修忽然惊醒了过来,冷汗从他的额间滑下,划过面颊滴在了肩膀的布料上。他翻坐起身,结果“咚”地一声脑袋磕在了棺材板上。

叶修:……!

差一点就“嗷”地叫出来了。

叶修推开棺板,四方墙上挂着的烛台是唯一的光源,昏暗的烛光晕开一片暗橙色,他有些疲惫地闭了闭眼,起身离开棺材。

推开门的时候一缕光照了进来,叶修眯起眼睛,在视线模糊的瞬间有人轻轻抱着了他,那个熟悉的、温热无比的身体是——“少天?”

外貌年轻的冒险者在吸血鬼苍白的脖颈上蹭了蹭,呼吸拍在白若透明的皮肤上:“我回来啦。”

似曾相识的场景让叶修产生了恍如隔世的感觉,记忆中那个浑身上下被血染红的冒险者也是这样抱住了他,对他说,我回来啦。

黄少天也似乎察觉到了叶修的情绪,安慰地拍了拍叶修消瘦的背,顺手隔着衣料在蝴蝶骨上摸了一把。

叶修:……

吸血鬼决定把这个不管什么时候都不忘占便宜的家伙掀下去。



王杰希在二楼的书房,还有喻文州,在喻文州来之前书房一直是王杰希的专用工作室,喻文州来了以后王杰希不得不让出一半的地方给他——对此药师大人似乎有些不太高兴,但又无可奈何。

叶修去叫这两人的时候,两个人一个坐在这头查阅资料,另一个坐在那头写新的诗歌,中间隔着一张长桌,就像是隔着深不见底的鸿沟一般。

叶修对此也是非常苦恼,现在他的男朋友们隐隐形成了三个派系:一向乖巧不惹事的周泽楷和性格直接完全不在意这种事情的韩文清是中立派。黄少天和喻文州大概是因为同为漂流爱好者所以混在了一起。最近这两人连在床上都一起,吸血鬼感觉自己真是苦不堪言——应付一个黄少天已经够累了,现在又多了个喻文州,这怕不是要他精.尽人亡——最后是王杰希。不知为什么药师对游吟诗人和冒险者各种看不顺眼,两派互怼是常有的事情。

现在每天围观庙药互怼已经成了吸血鬼的日常之一。

可喜可贺。

——才怪啊。

看到叶修进来两个人同时放下了手中的资料和笔记本,站了起来:“叶修?”

明明是两道完全不同的声线,却为了同一个名字而重叠,就像是塞壬在海中呼唤,惑人心神的魔音和着海浪声传入船员的耳中。

吸血鬼向他们打了个招呼:“哟。”

王杰希走了过来,看见叶修额间被磕出来的红肿时皱了皱眉:“你又撞到头了。”

“只不过是个意外……”叶修下意识想去摸,却被跟过来的喻文州轻轻按住了手,游吟诗人对他笑了笑,冰凉的手指拂上吸血鬼的额间,“……文州?”

“没什么大问题,涂一下消炎药剂就可以了。”喻文州收回了手指,“叶修,你找我们是?”

旁边的药师闻言默默拿出了一小盒淡绿色的药膏。

吸血鬼一边乖乖站着让药师涂药,一边回答游吟诗人的问题:“也没什么大事,就老韩和少天他俩回来了而已。”

游吟诗人微微勾起唇角:“难得啊。”

“确实。”

吸血鬼有些感慨,他的男朋友们各有各的习惯。黄少天仍然是天天跑出去冒险,冒险者的地图上又多了许多标记。而韩文清则是外出狩猎吸血鬼——同为吸血鬼的叶修表示他已经习惯了——血猎依旧是那个令吸血鬼闻风丧胆的狩猎者。苏沐秋和王杰希则是喜欢把自己关在房间,一个继续开发他的机械伞,另一个研究那些至今未解的疑难杂症。至于喻文州和周泽楷,他们是属于不定时会出去一趟、但大部分时间里都还是乖乖在家当个死宅的类型。顺带一提,苏沐秋白天会在城堡里出没,晚上回房间,而王杰希则是二十四小时在线不关机。

综上所述,别看叶修的男朋友多,其实所有人能都在城堡里的时间少之又少。不是黄少天回来了但韩文清没回来,就是这俩人都回来了、喻文州周泽楷却出门了。

今天能所有人都在,确实是非常难得。

那边王杰希已经给叶修上好了药,消炎药剂不知道是用什么药草研制的,抹在额头上有种冰凉的刺激感。吸血鬼总觉得难受,但又不好去摸,只好就这样顶着个不舒服的脑袋出门去叫苏沐秋和周泽楷。

只是他大概永远不会知道,在他走了以后,书房里游吟诗人和药师之间的对话。

“那个药……?”

“我故意的,让他学会以后长点心。”

“……”



叶修在一楼大厅里找到了周泽楷和苏沐秋。

发明家在试图煮鱼汤,骑士眼睁睁地看着他把一条活蹦乱跳的鱼丢进装满水的锅里,然后点火。

待会绝对不能碰那条鱼一口。

周泽楷默默想。

吸血鬼找到他们的时候厨房已经变成了发明家和鱼的战场,骑士躲在不会被波及到的地方围观,看到叶修的时候眼睛亮了一下:“前辈!”

“小周。”叶修跟他打了个招呼。

周泽楷走过来抱住叶修的肩膀,身高上的差异在此时非常明显,骑士一低头就看见叶修衣襟中若隐若现的锁骨,眼神中忍不住带上了一点渴望。如果是换成黄少天之流估计直接出手了,但周泽楷不会。不善言辞的骑士一向习惯把自己的渴望藏在心底深处,大概也就叶修这样敏锐的人才会察觉。

等苏沐秋好不容易把那条鱼塞进锅里盖上锅盖,回头一看,周泽楷已经趁他不注意和叶修腻歪在了一块。

苏沐秋:……

我们友谊的小船翻了。@周泽楷



不得不说王杰希的药剂还是很好用的,等所有人都到了一楼大厅坐着的时候,叶修头上的红肿已经消掉了。但是那点冰凉的感觉仿佛还在,让他总想去摸。

今晚负责做饭的是苏沐秋和韩文清。苏沐秋在造成鱼汤的惨案之后就当起了韩文清的副手。生存能力极强的血猎毫不意外地是个好厨师,厨艺加点仅次于王杰希,和黄少天齐平。

叶修原本也会做饭,和苏沐秋一起生活的那段时间就是靠着他的厨艺过活的。不过在苏沐秋离开后的那漫长的岁月中,吸血鬼渐渐遗忘了这个技能。反正他是吸血鬼,能有血吸就行。

叶修坐在长桌的尽头,那是家主的位置。一开始让他坐这个位置叶修是拒绝的,他比较想和男朋友们坐一块,但奈何这帮人硬把他拉到了这个位置上,叶修也只好坐着了。叶修左手边是苏沐秋,右手边是黄少天,在那之后是王杰希周泽楷韩文清以及最后的喻文州——就和三楼的房间分布一样。

吃饭时的气氛还算融洽——除了大家不约而同地躲开了那盆鱼汤,被集体嫌弃了的苏沐秋看起来有些不高兴,但还是没敢当那个率先尝试黑暗料理的勇士——叶修看着这一幕,突然发现时间已经过了很久很久,就到连那段孤独黑暗的日子都成了几乎遗忘的过去。

这挺好的。

叶修想。



或许是今晚气氛太好,好到让叶修忍不住去回想以前。他记得第一个回来的是苏沐秋,发明家回到城堡的时候吸血鬼几乎以为这是自己的幻觉,但事实证明不是。

叶修记得那时候发明家有些不高兴地说:“后面还会有人过来。老实说我不喜欢他们,但谁叫他们也是你的男朋友呢?”

“……其实我还是有点后怕啊,如果不是他们,阿修,你还能撑到现在吗?”

那时候,他没有告诉苏沐秋的是。

当然能。

因为他死不了。

就像是被诅咒一样。

他永永远远都无法死去。



第二个回来的是冒险者,后来的是药师,还有骑士、血猎以及游吟诗人。

直到所有人都回到城堡之后,他们才向叶修坦露了重生的实情。

叶修记得第一个开口的还是发明家——他们大概私底下有过约定——那时候,苏沐秋带着微苦的笑容对他说,阿修,你知道瓶中的恶魔吗?

恶魔被关在瓶子,关了四百年。

第一个一百年,等待。

第二个一百年,挣扎。

第三个一百年,乞求。

第四个一百年,绝望。

以及,崩坏。



“我们只是想要再次见到你。”第二个说话的是黄少天,“在此基础之上,要我们做什么都没有关系。”

——呐,你知道吗?

——如果献出灵魂的话。

——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哦。



瓶中的恶魔说,如果有人放他出来,他一定会杀死那个人。

“我们只是想要和你在一起。”说话的是王杰希,药师的眼中闪过了疯狂的色彩,就像是绝望中的恶魔渐渐被血色染红。

“仅此而已。”



周泽楷微微低头去亲吻叶修的指尖,骑士抬头的时候,俊美的脸上带着笑容。

“前辈,就是我的信仰。”

只不过是献出灵魂罢了。

只不过是堕落为恶魔罢了。

为了信仰,他什么都愿意。



一向是行动派的韩文清没有多说什么,血猎走上前,用力地抱着了吸血鬼,手掌紧紧握住他的肩膀。

就好像在说,我抓住你了。

绝不放手。



轮到喻文州的时候,他对着叶修苦笑了一下。

“我原本以为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结果看来,我只是在给你徒添痛苦而已。”

喻文州轻轻说。

“既然有了补偿一切的机会,我当然要把握住。”

当初吸血鬼为他打开了门,他没有及时把握住。

那么现在,他就只好自己把那扇门推开了。

“希望不会为时太晚。”

游吟诗人说。



叶修感觉自己开始疲惫。

纷乱的回忆填充了他的大脑,意识也开始变得模糊不清,有种莫名的燥热感在他的体内肆意燃烧。

这不对吧?吸血鬼暗自想。

然后就隐隐听到一些话语声从好像很遥远的地方——叶修估计是这股疲惫感影响了他的感官——传了过来。

“你这药效果怎么这么慢啊。”

“这种药的起效用时主要是看使用的剂量,就抹了那么一点,能有多快。”

“总感觉,这样有点不太好……”

“做都做了还在意这些干嘛?倒是王杰希,你安的这是什么心啊,做个消炎药剂都带催.情效果的,啧啧啧,老流氓啊这是。”

“同感呢。”

“失败品而已。我原本只是想尝试让两种不同的药草进行混合,没想到会是这种效果。”

“……什么药草混合能做出这种东西啊!!”

叶修那边正迷迷糊糊地听着,就感觉自己被人梗抱了起来,那人用手臂勾着他的腰和大腿,能做出这种考验体力的事情的人——老韩?

搞了半天是有预谋的吗……

吸血鬼有些好笑。

这帮家伙满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啊,莫非一个个的都是魅.魔吗你们?

算了算了随便吧,偶尔疯那么一下,也没关系吧。

反正他们时间有很多。

不是吗?

叶修任由韩文清抱着,微微眯起了眼睛。

——吸血鬼和他的男朋友们永远在一起。

这就是故事的结局。

永远永远。



The End.



我……我都在瞎扯些什么啊(。

总而言之这篇先这样吧,小周的戏份我之后再补上。

我还是去写安利吧……希望今晚能达成双更成就。

就这样吧。

溜了溜了。

评论(19)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