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生还_

习惯就好。




all叶纯食。

是个手速超几把慢的手残。

心情复杂。

【all叶】关于一条姓叶名修的大白鲨的所见所闻(上)

全员鱼化paro,关于那条大白鲨的所见所闻,是发现同人里超多猫化犬化动物化却没有鱼化以后产生的脑洞。




论生物学和地理学的重要性。




私设有,ooc有,又见无人式伪议论体标题。




因为课程较忙没时间写所以暂时先分成几p(上中下,或者,上、中上、中下、下……什么的),写完后再合成一篇完整的短篇。




以上。




#这是一条,顺着洋流走南闯北,还到处撩鱼撩鲸撩软体动物,搞同性禁忌跨种族之恋——括弧攻方单箭头括弧——的大白鲨的所见所闻#




#顺带一提我觉得这篇的标题也可以是【关于海洋生物的科学性研究与保护宣传】…咳咳咳,爱护大海人人有责#












01




叶修是一条大白鲨。




叶修的身长6.5米,体重3200公斤,形体呈光滑的流线型,尾部修长有双新月的尾翅,堪称是鲨鱼界的形象代言人。




大白鲨的特点之一是好奇心强盛,它们热爱去啃食所有它们不认识的东西,哪怕是人类从船上投掷下海的垃圾,比如铁罐头、漏气的救生圈等,得亏它们有着极其强健的胃壁,才避免了它们在没有医生的海里患上胃溃疡。




这得是鲨鱼祖先们经历了多少类似事件才能进化出的能力……




请允悲。




作为鲨鱼之中的形象大使,叶修的好奇心在其中也是一等一的,比方说他闲来无事就爱顺着洋流走南闯北,看一看世界有多大。作为海中第一杀手,真•生物链顶端的存在,叶修自然有独自到处跑还不怕碰上天敌的资本——顺带一提鲨鱼几乎可以说是没有天敌,除了一向群居、善于在狩猎时分工合作的虎鲸。




大白鲨的分布是世界性的,可以说所有较大的海域,甚至是某些地方的内陆海都有它们的身影——鬼知道这些大家伙们为什么会跑到内陆海去……可能是好奇心指使它们一路跟着跨洲运客船游进去的——总而言之这种针对全世界海域的适应性也大大方便了叶修到处游顺便沿途撩个鱼撩个鲸再撩个软体动物,而且还是撩完就跑头也不回。




真特么刺激。




话说蓝鲸在每年的换季时节都会进行洄游迁徙,它们的目标是温暖海水与冰冷海水的交汇处,那是蓝鲸群绝佳的栖息地。冰冷的海水通常富含浮游生物和磷虾,而这些巨大的深海食肉性哺乳动物,通常就以这两种生物为食。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我很大,但我并不可怕。




……没毛病呢。




今年叶修也预备顺着亚洲海域的日本暖流到达太平洋海域的北太平洋暖流,再顺着加利福尼亚寒流横插入赤道逆流再拐进南赤道暖流,最后由东澳大利亚暖流进入西风漂流,预计费时两个月,然后他就可以在那一带碰上洄游的鲸群——作为一只好奇心强盛的大白鲨,叶修他做梦都想见识一下所谓的鲸升鲸落。然而很遗憾的是,不管是幼鲸出生还是老鲸衰亡、在此之前的数年内他一次也没碰上,最多看一看母鲸顶着幼鲸升上水面呼吸的模样想象一下那壮观的场景。




“要是那群蓝鲸知道,你年年都去找他们玩其实是为了看人家是怎么生孩子又是怎么死翘翘的,人家不得拍死你。”苏沐秋一边说一边把好奇探头的苏沐橙顶回海葵的触须中,作为鱼类中少有的、雄性成鱼会照顾幼鱼的鱼类小丑鱼,苏沐秋对这个妹妹极其上心。




“死妹控……每次看你照顾沐橙我都忍不住怀疑沐橙是不是你的崽。”叶修小心翼翼地靠近海葵,苏沐橙探出头在他的吻部蹭了一下,然后又赶在苏沐秋过来教训她之前嬉笑着缩了回去,在海葵的触须间冲叶修眨眨眼。“我这算是被撩了?”叶修愣了愣,然后无可奈何地笑了下。即使是庞大如他,也依然忍受不了海葵的毒性,就好比是人类碰上钉子,即使明知道就算被钉子刺中也不可能致死,但还是会尽可能小心谨慎地使用——那痛感可不是盖的。




也就小丑鱼那光滑并带有特殊体表粘液的皮肤可以让它们在在海葵触须中正常生存。




“肯定不是啊,”苏沐秋翻了个大白眼,“就算你不信,我和沐橙也确确实实是出自于同一条雌性小丑鱼的鱼卵中。”只不过是在诞生的时间上有差异而已。“——还有我家妹妹才没在撩你,绝对没有。”




这是一个哥哥兼某鲨鱼的爱慕者的坚持。




“喔……”叶修懒得去深入了解,不管是苏沐秋和苏沐橙的关系还是苏沐橙是不是真的在撩他,此时此刻他有更加让他关注的事情,“所以,今年你跟我一起去看不?”




自从认识了苏沐秋,叶修每次出发找鲸群前都会邀请他一同前往,但每次苏沐秋都会拒绝。“当然不去,我可没法跟上你的速度,”苏沐秋表示,“跨越那么大的海域对我来说也很困难……以及我的寿命可能撑不到那时候。”




“那样就趁着最后的机会去看一看其他海域也好啊,”叶修摆了摆他巨大的尾部,“至少不留遗憾嘛。”




“算了算了,我还要照顾沐橙。”苏沐秋游进海葵的触须中,只露出一双大大的鱼眼,看着叶修,“反正也活不了多久了,用剩下的时间把沐橙好好养大再让她陪你去呗。”




“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啊,总得做点有意义的事。”苏沐秋在苏沐橙身上蹭了蹭,“去南边看鲸群什么的就交给沐橙,我呢,好好把她养大就够了。”




对于那些处于海中生态圈的食物链底端,并且寿命极短的鱼类来说,能活得久一点就已经是种幸福。




“喔。”叶修应了一声,“你觉得高兴就好喽。”




今年也是只有自己呢。




他在心里默默想。


The tbc.


评论(14)

热度(234)